自测系统文评:New Year's Day

当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总是会写出一些混搭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第几次告诫自己,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真实和虚幻,现实和想象很难兼容。如果要追求真实,就不遗余力的那么做,如果想以隐喻主打也是一样。所以这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玩意儿。


这是一个娱乐化倾向偏重的甜饼,正好反映了很多现阶段的问题。


从语言上来说,这篇文的文笔算不上好,但是比以前还是感到有些进步,这点可以小骄傲一下,的确流畅多了,写得时候也比刚开始乱写要用心,但一个好故事并不是文笔决定的。文笔和文字功底无关。华丽丽的比喻和造作的氛围真的谁都可以写,但这并不是文字的功力。文风华丽其实在个人狭隘的认识里接近于一种贬义,近似于思想不够文笔来凑的意思(就是个人理解,不加什么限定条件了),所以变得流畅当然很好,说明有了一个讲故事的前提,但这并不是一个能写好文章的决定因素。

但有一个问题我好像难以解决,就是我总是无法精简表达,每件事都必须写得清清楚楚,把所有限定条件都加上,不给人留下多余的想象。这其实是一种愚蠢的自负吧,可能潜意识里不想让人对原意有理解的偏差。但是写东西的奇妙感觉就在这里呀,每个看客都可以自己瞎想,喜欢,讨厌,赞成,反对,无限延伸或者缩小,没有这种乐趣真是太遗憾了,所以每次写完都尽量删减一些定语等等,但即使这样,依然感到一种刻板无趣,毫无想象空间的乏力。

另外一个主要的问题可能是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一个最大的困惑了。其实这文里的生活是市民化,生活化的,看电视,刷ins,学吉他,打羽毛球,逛超市,买巧克力和卷心菜,在冰箱里准备食材都是最普通的事,最近越来越执着的写出一些极其具体的东西,比如喝啤酒,喝了什么牌子的,在哪个酒吧,为了营造真实感不遗余力,但是塞夏的设定又是什么呢?贵族少爷和执事,猎物与猎手,似乎生活化和他们本来就有些难以调和,这篇文最让我感到难受的地方就是,一边努力用语言去塑造一个有着虚假的精致美丽的爱情故事,一边又想往朴实无华和细节化发展,结果就是搭出了一个非常混乱的玩意儿。


从剧情上来说,这个故事本质就是一个比较无脑的甜饼,不顾逻辑的制造了玛丽苏恋爱的感觉,为写新年倒计时接吻而无耻地写完了整个故事。但我仍然对少爷的塑造倾注了许多真情实感。我想感到和别的人像在平行空间里生活应该是一种挺平常的状态吧,那种旁观感和疏离感,让人的心像一座孤岛。我想这种情感对于永生者来说更会被无限的放大,尤其少爷曾经就是一个孤僻的孩子——一个内心比外表丰富得多的人类。在选择吉他或者羽毛球的时候,少爷其实并没有想什么,就是一种为了融入生活而融入生活所做的消极努力,所以一旦强撑着做完这些事,就永远结束了。我想这种麻木的状态是一个人会时不时感觉到的。

有位这个假期亲密起来的太太问我为什么要写卷心菜,其实我是希望有那种平淡麻木的生活味道,卷心菜,吉他或者羽毛球都是为了同一个作用——用这种类似“无意识重复的状态去凸显少爷“被时间抛弃”。他挣扎过,尝试有新的意义,尝试去生活,但这一切无疑都不是他所喜欢的。

他也没有归属,既不是纯粹的恶魔又不再是纯粹的人类,自然要对“我到底是谁”产生疑问。在这种边缘化的游离状态下,可能麻木感会更加明显,所以说他的时间凝固了,生活好像没有运转一样。

个人倒是觉得孤独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倒未必会因为那种疏离感和旁观感就自暴自弃,相反一个人的世界是非常美妙的。但为什么少爷会陷入这种无意识呢?他是这样一个意志强大的人,又怎么会纵容自己陷入无意识呢?因为少爷的复仇已经结束了。所以成为恶魔反而使他的生命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他努力生存的支柱被抽走了,假设一个人只有一年的生命,他欣然接受了这种必死的结局,并在这一年里昼夜不停的去努力实现一个终极目标,在生命的倒计时里努力活得精彩,绝望,挣扎,紧迫,这是一种极其充实的感觉,虽然是向结束迈进,但仍然是充满希望的。如果一年以后告诉这个人你的生命被无限期延长了,他会狂喜吗?正常人也许都会一阵,但很快你就会觉得那种奋斗的劲再也没有了,永恒的延长抽走了你所有的能量。但作为一个爱情无脑甜饼来说,这种感情在文中并没有充分的去渲染。

那又为什么是恶魔让少爷的生活回归了正常呢,这就是爱情啊爱情!(否则怎么是玛丽苏甜饼呢)这个故事有个非常理想化的愿望,就是少爷除了复仇,对恶魔还有些小小的执念,留下了最后一点点念想。所以恶魔的回归可以将他从这种无意识的麻木中拉出来。倒不是解脱了孤独感或者那种游离状态,这种感觉对于少爷来说是不用解脱的,甚至是一种相对舒适的状态,前情种种是因为他被永恒淹没了,是一种没有方向性的混乱和麻木,在这样的情况下,疏离和边缘化就会加深他的困惑。但一旦生活有了意义,当他找回自我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完全是少爷的舒适区了。少爷其实颇为嫌弃老恶魔成了一个几十万粉丝的萌宠博主哦。



从人物来说,这篇文和我以往的文里,人物塑造其实是一大缺陷。我可能有很多理解,但笔力不足根本写不出来。这篇文里的少爷一如既往就是凹了个造型,情绪上的渲染远远超过性格塑造,说白了就是没啥性格,可能因为是同人吧,有点潜意识觉得这个形象的性格已经不用塑造了,我需要的就是揣摩这种性格能干什么事,会说什么话,但这其实是不对的。如果一定要总结,我觉得我塑造出来的小少爷都过于温柔了。不是那种表面硬冷,内心温柔的孩子,就是单纯的温柔。我非常喜欢冷血尖锐,自带魅惑的小少爷,可是那种腹黑感我一直难以把握,即使是《七宗罪》里也没有写出这种感觉。

这里顺带吐槽一下这段短小的车。虽然我热爱写各种车娱乐自己,但是如果车能够只作为一小部分服务于人的性格就好了啊!毕竟性这种东西,其实是最为微妙(但全面)的心理反应,如果能把握得话,人物就会丰满起来。

所以这篇里的性是让我颇有无力感的部分。其实呢,第一篇塞夏就是一趟车,当时本着少爷是个腹黑恶劣的小妖精的理解觉得即使少爷不是攻方也绝对是个能控场的,主动玩点危险的游戏甚至戏弄恶魔都完全可能,而我们可怜的恶魔先生是个抖M嘛,这搭配简直不要太合适啦。但是写着写着,除了去年圣诞节的第一篇、新年的第二篇塞夏写了少爷是上位者,后来就开始力松劲泄,被恶魔完全压制。虽然少爷的确又矮又没力气(咳),但是是个精神力量强大的孩子啊,我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写成这样。

OOC晚期。




评论
热度 ( 7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