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至暗时刻(中世纪奇幻AU)

Chap.4  出游

传送门: Chap.0  Chap. 1   Chap.2  Chap.3  Chap.4  Chap.5

 番外:   番外一:婚夜


七月短暂的盛夏时光是弗瑞加唯一不会降雪的时节,也是公国一年里最忙碌的时候。


难得的好天气才持续不过几日,人们便从闷热狭窄的家里蜂拥而出。曾经因为寒冷而门可罗雀的小店如今热闹非凡。衣饰店里挂出了大批提前做好的兽皮冬衣,骨制项链和毛皮织物;小酒馆里的烛火从白天亮到黑夜,那温热辛辣的酒液仿佛流淌进了弗瑞加人的血管里,带来四季少见的繁荣和热情;甜食铺子难得提早开了门,浓郁的奶油香味让馋嘴的孩童驻足流连,品尝龙舌兰夹心巧克力的木牌子醒目的挂在店门口,只有酒量最好的人才敢上前一饱口福。


广场上夜夜燃起照亮天际的篝火,或温婉或欢快的小调让无数的Alpha和Omega们舞动着饱尝爱情的热烈与甜蜜,Beta们也有大把的机会能和Omega们跳舞。这是弗瑞加名副其实的社交季,谁也不愿意错失良机。


男孩正坐在一家偏僻的酒馆里,这个小店在一年一度的旺季也冷冷清清,但是Black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一定要带他到这里,声称这才是弗瑞加最值得骄傲的甜品工坊。


“普通的酒馆里只出售弗瑞加本地的烈性酒,口感粗糙不说也过于辛辣了,只有这里才能弄到多佛的果酒和艾斯特尔特产的蜜酒,再配上当季的樱桃千层酥或者招牌的果酱舒芙蕾,可谓上佳的体验。”


男人满是骄傲的脸无比欠揍,简直让人郁闷得说不出话。两个小时之前,男人以米卡利斯大公的邀请为由,强行要求乔安纳服侍他早起(要知道头一天晚上他可是喝醉了酒),又支使自己的管家给他换上了弗瑞加当地的便服,并且拒绝提供早餐。


“米卡利斯大公希望您尽早熟悉弗瑞加的民情,”男人说,“因此指派在下作为您的向导保护您出游。”


“不必担心您的早餐,在下已经准备妥当,一定让您满意!”


“如今是弗瑞加最繁荣的季节,正是领略民情的最好时机!”


………………


男人话唠起来真是令人瞠目结舌,男孩一边听着一边努力维持住一个淡薄的微笑,脑子里却浆糊似的发晕,一大堆与他身份极不相称的脏话就要破口而出——


他的起床气可是很重的!


可新婚在即,为了那么点小事就“凶相毕露”实在不合算,艾斯特尔的商人本性抑制住了男孩一逞口舌之快的冲动,反正等他掌握了弗瑞加的内政,实施一点小报复简直再容易不过了。



——————————————————



小店的老板身形高大,说是壮硕也不为过,但手法却十足的精细。蛋液的搅拌均匀充分,打发面团的手稳健有力,给杯缘滚糖的时候也足够耐心细致。


有着“空气甜点”美誉的蓬松女王舒芙蕾①是甜品中极有难度的一个,别以为处理好了面团就能万事大吉,火候也是成功的关键,而出炉后轻盈膨胀的蛋糕也必须在短时间内食用,否则将会在一刻钟内完全塌陷。


新鲜的芒果舒芙蕾争分夺秒的摆盘,终于以最精致的姿态出现在了男孩面前,入口香滑,甜而不腻,仿佛轻奶酪一般的美好。


“很久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舒芙蕾了。”男孩此刻终于露出了出游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不过这芒果酱略微有些酸涩,如果是多特的芒果会更好。”


“的确,艾斯特尔北部的多特,盛产不列颠境内最优质的芒果,如果用它们制作芒果酱,那口感一定是上佳。”


“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男孩顿住了刮下杯缘糖浆的手。


“只可惜如果从艾斯特尔翻越莱斯特的崇山峻岭到达弗瑞加,再好的芒果也将成为废料了。”男人叹息道。


“为什么不尝试海运?弗瑞加东南部也有众多的港口吧?”


“港口是有,但是不冻港却几乎不存在,加上弗瑞加的木材宝贵,供应日常使用尤嫌不足,制造大批商船简直痴人说梦。”


“莱斯特比邻而居,北部山脉就有大量优质木材,别说弗瑞加,艾斯特尔每年从莱斯特进口的也不少。弗瑞加的矿产丰富,贸易品应该也很充裕才对。”


“别说弗瑞加的骄傲即是精湛的兵器制造,即使不打仗,铁矿也都大量消耗在武器屯积上。更重要的是,属于北方阿萨民族的弗瑞加人和充斥着众多艾洛斯人的莱斯特简直是世仇,贵族们坚决反对全面与莱斯特达成贸易协定,宁可舍近求远的选择艾斯特尔。”


“从艾斯特尔通过陆路运输花费时间是海运的一倍以上,运输成本也极高,如果弗瑞加愿意花费预算建立海上商队,不仅可以以低成本从艾斯特尔得到物资,不列颠大陆外的海上世界同样可以给整个公国带来丰厚的回报。”男孩试探着开口,“何况弗瑞加的陆路运输线似乎时常被无故切断,若有要紧的情形,那岂不是轻易就被困为一座孤岛了么?”


这些男人怎么会想不到呢。首都多佛深处内陆,海上力量几乎全部依仗莱斯特的船队,如果能有成熟的海军,与女王对抗的胜算自然多上许多。只是他掌权不过一年,并不是与贵族们撕破脸皮的好时机。


倒是男孩的敏锐让他刮目相看。他早就料到男孩并非一个一无是处的漂亮花瓶,但他还不能确定,男孩是否是为了麻痹他的警觉才给出如此诚恳的建议?


虽然整个大陆都知道北境“运输通道时常被无故切断”,但男孩进一步“发生紧急情形”的暗示是否代表了男孩已经知晓了弗瑞加和首都表面和平之下的暗中缠斗?


假如这个前提成立,那男孩以合作为目的才同意联姻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Black的心情莫名好了许多,他欣赏男孩隐忍的魄力和敏锐的头脑,打心底里不希望与男孩作对。况且从策略上说,宁可多十个愚蠢的对手,也不需要多一个强有力的敌人。


两人继续交谈着,却默契地没再涉及弗瑞加的内政。新登场的千层酥再次满足了男孩挑剔的味蕾,一杯香醇的果酒下肚,微醺的男孩脸色红润起来,并在接下来的一天里话也更多了。


黄昏是个微妙的时刻,多愁的诗人和暮年的老者都叹它好似一个凄美的终结,对生命力旺盛的年轻人来说,黄昏却是夜间狂欢的序曲。


小广场上的人群逐渐聚集起来,店铺的老板们开始指挥助手在室外搭起一条美食长廊,酒桶山似的堆积着,小盘的点心颤巍巍的堆叠在一起几乎要漫出桌沿。人们架起高大的柴堆,点燃盛大的篝火。不知是谁发出了第一声欢呼,不知是谁拉响了第一个音符,也不知谁是第一对踏足舞池的爱侣,一场盛大的社交狂欢开始了。


男人向男孩伸出手——


“我能有幸邀请您吗?My lord.”


——————————————————TBC


①舒芙蕾(百科词条): 也有译为梳乎厘,蛋奶酥。是一种源自法国的烹饪方法。这种特殊的厨艺方法,主要材料包括蛋黄及不同配料拌入经打匀后的蛋白,经烘焙质轻而蓬松。Soufflé一字来自法语中一个动词souffler的过去分词,意思是“使充气”或简单地指“蓬松地胀起来”。



评论 ( 14 )
热度 ( 93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