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至暗时刻(中世纪奇幻AU)

Chap.1 远途

传送门: Chap.0   Chap. 1   Chap.2  Chap.3  Chap.4  Chap.5

 番外:   番外一:婚夜

 

艾斯特尔的继承人出嫁了。

 

行满十五岁的夏尔.繁多姆海威就要离开他南部的故土远嫁到北境。十驾轻便马车载着艾斯特尔年轻的Omega从凡菲尔德堡穿过喧闹的街市,驶入北部边境的山峦密林。

 

静谧的深山里笼罩着薄雾,七月的暖阳倾泻下来,映成金色的细纱落在男孩白瓷似的脸上。男孩把头撑在窗沿上,凝着冰霜的眼里看不出情绪,瘦弱的身体随着马车在山路上颠簸摇晃。

 

今日只有姑母一家为他送行,他的父母早已在三年前一场意外的大火中消逝。姑父作为仅次于父亲的侯爵在他成年之前接管了整个公国①。

 

从艾斯特尔到北方的弗瑞加约有六日的车程,男孩必须穿越莱斯特的地界才能进入弗瑞加南部的天然屏障,他未来的丈夫——弗瑞加的米卡利斯大公②,就在那里。

 

传言说米卡利斯生性冷血残暴,但对女王却忠诚有加。北境拥有帝国最强大的军队,生长在北境冰天雪地里的弗瑞加人彪悍异常,连Omega们也可以参军打仗。加之不拘礼仪的恶名,使弗瑞加成为了南方人口中的蛮荒之地。

 

女王亲自下令促成了这次婚事。她将夏尔召至王都,慈爱的拉着男孩的手说,这是不列颠帝国左膀右臂的联合,是前所未有的幸事,而对于过早失去父母的弟弟,只有交给那样强大的Alpha来照顾,自己才能放心。

 

见她的鬼。

 

除去了忠心的猎犬,还要把幼崽也送往荒芜的囚笼。大火并非意外,联姻也只是幌子。被标记的Omega难以反抗自己的伴侣,让这个帝国最臭名昭著的Alpha与他结合,摆明了要让他在严格的掌控下活受罪。

 

不过男孩并不如看上去那般弱小,内外的反差是他的优势。他对自己欺骗性的外表很是满意,一个年少柔弱的Omega总是能引起Alpha们强烈的保护欲,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便能慢慢渗透弗瑞加的内部,直到整个北境都为他所用。

 

 

———————————————————

 

 

“菲尼,还有多久?”

 

“一日左右。我们已经翻过了利亚斯山脉,从这里开始就是弗瑞加的地界了,少爷。”

 

夏尔向窗外张望,四周悄然无声,铅灰色的阴霾在空气中浮动,似有暴雨将至。利亚斯山脉北侧位于莱斯特境内,长满了盘根错节的高大古树,阳光终年被浓密的树冠阻隔,黑暗便在地表上肆意蔓延。而处于弗瑞加的南翼却树木稀疏,视野开阔得多,地上遍布着白色的石头,层层叠叠好像凝滞的海浪,冰冷又怪异。

 

一切都了无生气。

 

在夏尔的家乡,温暖湿润的气候滋养了大量的热带果蔬,海湾附近又以渔业为盛。他儿时曾与父亲一起乘船来到海中钓鱼,随洋流迁徙而来的鱼群饥饿又狡猾,它们吃光了男孩的饵料,却一条也不愿上钩。父亲笑着拍了拍年幼的Omega,神秘地说即使没有饵料也一样可以钓到鱼。果然,谈话间成群的飞鱼带着蔚蓝的流萤跃出水面,水花四溢,阳光下的银色鱼鳞如钻石般闪烁着,遮蔽了头顶的天空。男孩惊叹地望着眼前的奇景,瞪大眼睛傻乎乎的样子惹得父亲大笑起来。银色的流星复又落下,男孩身上被砸的生疼,未能越过船体的飞鱼落满了甲板。父亲就在船上,给他烹煮新鲜的美味。

 

失去的东西,就再也回不来了。

 

夏尔裹紧了披风,虽然是七月,北境的寒风却冷得他直打颤。一路上人烟稀少,逼近潘德堡才有零星几个村庄,狩猎和贸易是这里食物的主要来源。不宜耕种的北境,在盛夏时节无人劳作着期待秋季的丰收。

 

来到潘德堡时,迎接年轻伯爵的只有零星几人。繁菲尔德的管家将Omega从车中迎下来,引着他走到那群Alpha面前。叼着烟卷的男人看着矮小的Omega尴尬地挠了挠头发,这南方的孩子还能更瘦弱一些吗?

 

“My lord, 我是潘德堡的卫队总管巴鲁多,代表北境之城弗瑞加欢迎您的到来。”

 

看来米卡利斯大公并未亲自来迎接,而这些粗俗无礼的Alpha们则本能地对他感到不屑。男孩的火气被压在胸口,要在平时,他定要冷言讥讽几句,但这次不同,他不能忘记自己的目的。

 

“我以为我能见到我未来的丈夫。”男孩柔声说,酥软的南音和那对水润的蓝宝石让Alpha们不由地放低了气场。

 

“按照北境的传统,您和大公在新婚之夜时才能正式见面,并非是您不受欢迎,请您谅解。”

 

男孩点了点头,跟随巴鲁多进入古堡之中,这里就是他未来的“家”。

 

 

————————————————

 

 

“您的房间早已备好了,请尽兴使用。”巴鲁多领他走过古堡的楼梯和长廊,由于常年没有阳光,每一块砖石都散发着沉重和无法驱散的寒意。城堡的每个部分都又高又大,窗户细长而狭窄,顶端是尖锐的角,零星的光线照射进来,恰好能看到较为明显的物体,但男孩努力睁大眼睛也不能看清远处的角落或屋顶的凹纹。③

 

男孩的房间却细心地被布置成了暖色。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房间里暖烘烘的,让男孩感到舒服。浴室里传来流动的水声,他的贴身侍从乔安纳正为他准备热水洗去长途的疲惫。

 

巴鲁多递给男孩一个信封,道:“米卡利斯大公不能见您,所以特意命我转交这封信。”

 

卫队长向他行了一个礼便离开了,男孩捏着信,感到一切还不算太糟。

 

直到乔安纳也离开,男孩才彻底放松下来,陷入柔软的床铺里。他实在很累,马车的颠簸让他浑身酸痛,而对沿途状况的警惕又让他无法安心阖眼。现在管他什么沐浴,他得先睡一觉。

 

 

 

①:神圣罗马帝国一分为三以后,欧洲分裂成遍地是诸侯的领地,如意大利,德意志和俄罗斯都没有统一的国家,大批的贵族沿用留下的贵族封号,和相对独立的领地,如侯爵的侯国和公爵的公国,到中世纪,局势逐渐明朗,法国英国等加强中央集权,法国后来演变为王国,境内的贵族虽然还有领地,仅为采邑,不再拥有完全独立的权利。

 

②:公国的元首是大公(大公即是公爵,但不是所有的公爵都被称了大公,只有皇子、公国元首这样的才被称了大公),公国类似诸侯国,但不完全一样,公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本文私设,公国隶属于帝国,没有独立的权力。

 

③:仿自爱伦.坡《厄舍古屋的倒塌》:这个房间又高又大,窗户又长又窄,顶端尖尖的,窗户离黑色的橡木地板很高很高,人伸直手臂也够不着。微弱的暗红色的光线透过方格玻璃射进来,刚好能看清室内比较显眼的物体。不过我睁大眼睛也看不清房间远处的角落或者腐蚀的拱形天花板的凹纹。黑色的帷幔垂挂四壁。室内的家具庞杂,古老,破旧,令人不舒服。房间里散放着许多书籍和乐器,但是却没有给房间增添一份生气。我觉得呼吸的空气中也充满了忧伤。整个房间中弥漫着凛然,沉重和无法驱散的阴郁。


评论 ( 10 )
热度 ( 225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