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7en Ⅲ : Rage

★啵酱第一人称预警

★心理描写预警,ooc预警!!

★黒弥撒描写预警,慎入!!

传送门:I.   嫉妒   II.  贪婪   III. 愤怒   IV. yin欲(R18)V. 傲慢  VI.终章

番外一:暴食(R18/英)


 

 妒火不足以将我燃尽,贪婪未能拉我入深渊。

 

这愤怒的种子啊,长出一株漆黑的恶之花。

 

花藤刺破我的手指,让我用灵魂签下血契。

 

我愿吃下毒蛇奉上的红果,

 

我愿做那出卖耶稣的犹大,

 

我愿饮尽亚伯的鲜血,

 

我愿砍下约翰的头颅。

 

我要以死为饵,

 

抓住梅菲斯特的手。

 

你问我为何要受魔鬼的引诱?

 

我只为换取生的救赎,享受俗世的荣光。

 

早死和迟早要死,

 

我愿向死而生。

 

 

————————————————————————

 

 

这是一个神迹无法到达的地狱,

 

一场披着人皮的魔鬼的狂欢。

 

高耸的哥特式尖顶上,一颗十二芒星悬挂在屋顶正中,黄金枝形水晶吊灯从每一叠券心垂下,在烛火中摇曳着金银交织的梦幻。巨大的玫瑰花窗上,圣母的微笑萦绕着圣洁的暖芒。在那窗前的案几上,摆放着黄金满覆的三角烛台和宝石装点的圣体匣子。

 

我们在圣洁的祭礼上被欲兽撕碎,在神明的注视下被流泄的罪恶腐蚀为两具恶臭的尸体。

 

带着巨大眼斑的章蚕蛾铺天盖地而来,粗鲁地扯下我的裹尸布,啃咬我腐烂的皮肤,吐出粘稠的浊液,封住我残缺的口鼻。

 

我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污秽从我的身上流下来,汇成小股的溪流,沿着地砖交错的缝隙淌到圣母脚下。

 

她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恍惚的双眼,印在我眼里比莎乐美还要阴冷。那圣子博爱的笑容虚伪到比撒旦更加恶毒。

 

神啊,您为何要微笑?

 

难道您看不到您绝望的子民?

 

倘若您在考验您虔诚的信徒,

 

何不以生活的苦难磨砺他的意志,

 

而将他的灵魂喂给恶狼?

 

若您能听到我那微弱的呼喊,

 

请您救我们,

 

请您救救我们吧。

 

 

—————————————————分割线

 

 

我和哥哥在这黑暗的牢笼里已经快一个月了。

 

这里分不出白日和黑夜,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送来的食物都散发着变质的酸腐味儿。

 

我们在开始时还拒绝食用,可随之而来的饥饿比疼痛和寒冷更令人绝望。这可恶的本能足以使我们从高高在上的少爷变成舔舐盘子的饿狗。

 

笼子一个挨着一个,全都填满了饥寒交迫,病痛缠身的稚嫩灵魂。

 

有时几个人会拎着一串木桶走进来,把桶里的水挨个浇在我们的身上。那水有时冰冷,有时滚烫,有时干净,有时则布满了黑色的残渣或油渍。不少孩子身上的伤口发炎,继而流出脓水,发起高烧,他们虚弱得无法咽下饭食,最后被活活饿死或不治身亡。

 

我目睹着每一个早逝的灵魂死前的挣扎和痛苦,他们有的已经彻底发了疯,口里念叨着不成句子的辱骂,有的病得神志不清,身体上长满了脓疮,在睡梦中哭喊着至亲的名字。

 

时不时有孩子死去,那个昨天偷偷塞给你一块硬面包的同伴也许明天就会成为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在这荒谬的一个月里,那些诱惑的低语也离我远去。

 

当滚烫的烙铁贴上我的皮肤,烤制地焦糊味钻进我的鼻腔,我大声地尖叫,用力挣扎,那气味让我恶心得想吐,当新鲜的血液漫过结痂的旧痕,我想哭出来,却害怕泪水里的盐渍渗入脸颊上的新伤。

 

哥哥能给予我的慰籍微不足道,那含糊的许诺让我陷入更深的恐惧。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平等,他不再是家族的荣光,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过去的日子变得恍惚,我几乎无法想象我曾居住在那样一个温暖的大宅里。

 

那透过玻璃窗户撒进来的阳光,在地毯上映出窗栏的阴影。明亮的窗台和精美的《尼伯龙根之歌》,老管家拉开一扇又一扇天鹅绒窗帘,把我从我的小世界里挖出来,催促我去学习室读书。

 

床头上可爱的陶瓷兔子,来往络绎不绝的各国宾客,我趴在窗沿上,看到哥哥和伊丽莎白躲在草丛里偷偷地亲吻。

 

父母温柔的爱抚,管家香甜的点心……

 

这一切都仿佛来自另一个人的记忆和人生。

 

我想要愤怒,可我只有软弱。

 

但倘若不是我如此的逆来顺受,意识恍惚,在梦里存着稍许的幻想,便早已屈服于现实的残忍。

 

又怎能苟活到下一个月圆之夜?

 

 

————————————————————分割线

 

 

哥哥向我伸出手,仿佛在企求我的救赎。

 

肮脏的大手捂住他的口鼻,尖利的白刃刺入他的身体。

 

他飞溅的鲜血染红了我的脸颊,留下一片温热的幻影,在我的眼里投出猩红的血池。

 

我在下意识的大声尖叫,哭喊,我的手疯狂的摇动着笼子的铁栏让它叮当作响,我的愤怒掀起黑色的惊涛骇浪将整个祭坛吞没。

 

可是我的耳朵里一片寂静。

 

在那个放慢的瞬间里,我的意识被抽离了身体,我的行动好像没有受到任何意志的支配。

 

在这寂静的荒原上,我只听得到我擂鼓般的心跳。

 

哥哥死去的身体被恶魔章鱼形态的触肢拉到我的眼前,他无神的双目对上我鲜活的眼眸。

 

两对相同的星蓝色眼睛,再也倒映不出两张相同的脸!!!

 

咚,咚,咚,咚。

 

我的心脏疯狂的鼓动着。

 

啊,您难道是那邪恶的该隐?竟然将兄长的灵魂献祭。

 

恶魔的声音带着恼人的愉悦。

 

您的矛盾是多么美味,您的残忍是多么绚丽。

 

我的超我①在叫嚣着,它撕扯着我那黑色的良知。

 

它让我悲痛,让我流血。

 

它大声的否认着这弑兄的罪名,让我不由自主地流下鳄鱼眼泪。

 

本我②却在欢唱,它化身为一只苍鹰,挣脱压住它双翅的巨石,冲出漆黑幽暗的山谷,高歌着刺破天空。

 

我的灵魂被生生撕裂成了两半,一半轻盈一半沉重。

 

您已经付出了不可挽回的代价,若要我消失,便要付出新的牺牲。

 

不!!!

 

您要缔结契约吗?

 

我迫切地从牢笼里抓住恶魔黑色的利爪。

 

我从此踏上死亡这条必由之路。

 

这是一条世人都在行走着的康庄大道,

 

他们或踌躇或畏惧,

 

而我,在这短暂的旅途中,


甘愿做萨提尔③的信徒。

 

——————————————Chapter Three End

 

①超我:弗洛伊德三重人格理论的中的某一重人格。超我(superego)是人格结构中居于管制地位的最高部分,是由于个体在生活中,接受社会文化道德规范的教养而逐渐形成的。超我有两个重要部分:一为自我理想,是要求自己行为符合自己理想的标准;二为良心,是规定自己行为免于犯错的限制。

②本我:弗洛伊德三重人格理论的中的某一重人格。本我是人格结构中最原始部分,从出生日起算即已存在。构成本我的的成分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如饥、渴、性三者均属之。本我中之需求产生时,个体要求立即满足,故而从支配人性的原则言,支配本我的是唯乐原则。

 

三重人格的相互作用见下图(这是我为论文乱画的hhhhh)

 

 ③萨提尔:提特洛奥伊(Tityroi),即希腊神话中的萨提尔,多利安人称呼萨提尔为“提特洛奥伊”。萨提尔看上去像山羊,他们长有角、长长的尾巴以及蹄状的脚掌。他们是性情快活、爱好嬉戏而又活泼好动的一种动物,经常追求山林女神及参加狄俄尼索斯酒神节狂欢的女人们;甚至到了今天,人们还会把那些好色而行为表现得有些粗俗的男子叫做“萨提尔”。古希腊的悲剧的诞生源于萨提尔合唱团(尼采的观点),他们用艺术拯救了悲惨的现实生活。

这里意味着啵酱决定在短暂的人生里以酒神的精神活得精彩纷呈,也就是代表着他接受了自己全部的欲望,并赞同及时行乐。

 



评论 ( 2 )
热度 ( 106 )
  1. KatherinaKatherin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致力于喂胖自己的存粮号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