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7en Ⅱ: Avarice

★对啵酱童年的主观猜测

★对心理描写的尝试性练习

★ooc

传送门:I.   嫉妒   II.  贪婪   III. 愤怒   IV. yin欲(R18)V. 傲慢  VI.终章

番外一:暴食(R18/英)


是谁在我的梦里点燃了嫉妒的火种?

 

又是谁为我缠满荆棘的蔷薇浇水?是谁给它施肥?

 

是我吗?还是我脑海里那永不停歇地低语?

 

他说——

 

那吐露杏子的毒蛇,如何得知夏娃的贪婪?

 

你若说夏娃的渴望昭然若揭,那便要错失这狩猎的美学。

 

美丽诱人的毒蛇啊,从草丛间露出金黄的眼。

 

夏娃在苹果树下驻足,那闪烁欲望的眼眸,让她饱尝毒蛇奉上的恶果。

 

真正的猎手伏于暗处,从不屑于与阳光为伍。

 

在黑夜里它将灰色的秘密和藏匿的弱点了然于心。

 

它在黑暗中扬起贪婪的毒牙,却从未陷入贪婪的陷阱。

 

矮小纤瘦的孩子啊,你若毫不起眼,便是天赋异禀。

 

你将明了猎物的贪欲,设下诱惑的陷阱。

 

你可掐断他们的喉咙,饮尽他们的鲜血。

 

无人知晓这血泊背后,你是那带着桂冠的国王。

 

 

 

——————————————————

 

 

 

哥哥总能以完美的礼仪和不凡的谈吐在社交场上游刃有余。而我体弱多病,鲜少像哥哥那样与爸爸并肩迎客。

 

哥哥总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得到贵族名流的关注,而我只能在远处观望着那欢声笑语的名利场。

 

这黑影中的厄舍屋能裹住任何黑暗的秘密。那声音在我耳边低语着。

 

却也能包藏任何窥视的眼睛。

 

无尽的好奇滋长起来。

 

我索性藏匿在狭窄的窗台上,拉上猩红的天鹅绒窗帘形成我自己的小小世界。凡多姆海威府邸对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大的漫无边际。我将我捏制的泥兔子遍布各个隐蔽的角落,它们是我的秘密据点。

 

窗台上放着一盘女仆递给我的蓝莓曲奇,我手里翻阅着《尼伯龙根之歌》,隐藏在这厚重的窗帘后,来来往往的客人们都躲不过我的窥探。

 

我对爸爸的常客早已一清二楚。有时他们自以为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谈话,那些只言片语是窥探里社会的黑曜石,而我便欣喜的捡拾起那散落在地的细碎宝藏。

 

最近,宅子里来了很多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叔叔。

 

这些从未露过面的客人们,在凡多姆海威大宅里行色匆匆,在来去间用英语或德语飞速地交谈着,面色凝重又严肃。他们也不像戴德里希叔叔那样留宿,时常是一波来了,一波又走。

 

这是1882年的春天,维多利亚女王在温莎车站再次遇刺,女王因法官审判行刺者“无罪”而大为震怒。

 

爸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连吃饭时也不常露面。大约事态严重,并非贵族式的寒暄笼络,哥哥便也不被准许像往常那样与爸爸一起见客,而我已经快一个月都没有和爸爸说上一句话了。

 

 

 

——————————————————————

 

 

 

家中的阴云并未散去。

 

我和哥哥的课程却还是照旧。这日,我不小心把心爱的兔子放在了书房里。于是半夜里辗转难眠,只好偷摸着起身,离开了卧房。

 

书房里的烛火漾着昏黄的暖光,父母竟然都还未睡。

 

我畏惧着被发现后要受到溜下床的惩罚,却又止不住好奇地窥伺着半开的房门。

 

妈妈卷曲的金色长发垂在耳畔,望着父亲的侧脸像注视情人的爱神一样温柔多情,可她洁白的面孔上却氤氲着忧虑的愁云。父亲轻松地笑起来,他走到妈妈身后,拉起她白皙的手吻了吻,又弯下腰抬起她的脸把吻印在她的嘴唇上。

 

我一瞬间睁大了眼睛,窘迫地咬住了嘴唇。正当我转身想要逃离,却一把撞进了哥哥怀里。我吓得就要尖叫起来,哥哥立即用他温热的手捂住了我的嘴。

 

嘘。

 

他示意我。

 

两双赤裸的脚踩着绵软的羊毛地毯跑回卧室。一路上哥哥死死扣住我的手,捏地我手指生疼。

 

我们急迫地爬上床,床账上摇动不定地流苏昭示着两颗如释重负的心。我感到耳朵发烫,心脏砰砰直跳。

 

弟弟知道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他们在做只有大人才能做的事呦。哥哥莞尔。

 

只有大人……?

 

我的脑海里响起了危险地低语。

 

爸爸就是这个家族的主宰。一切都是他的,妈妈也是。

 

哥哥扣住我的脸,居高临下地吻住我的嘴唇。

 

而你是我的。

 

以后这一切都是我的。

 

 

 

——————————————————————

 

 

 

又是烦人的社交季。

 

听说爸爸完美的为女王分忧,因此更是炙手可热。

 

送到家里的请柬不断,但宴会却没去过几个。

 

我罕有地跟随父亲和哥哥一起参加巴顿伯爵的晚宴,敞亮的大厅,耀眼的灯光像是要把惯于躲在暗处的我刺穿。我紧紧缩在父亲身后那片阴影里,好像隐匿在我最后的安身之地。

 

我们站了许久,贵族们反反复复地寒暄让我极度的无奈。

 

几颗破珠子,有必要赞美一刻钟吗?

 

哥哥却落落大方。他的嘴是抹了蜜糖的樱桃,惹得这些丝绒锦锻,珠翠满身的贵族夫人频频叹息,恨不能有个这样贴心可爱的孩子。叔叔们也从不吝啬对哥哥的称赞,他们远远地对他张开怀抱,举起他时就像环住一个珍宝。

 

整个宴会上只有一个人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麦克莱恩家①的次子刚从美洲满载而归,是伦敦今年社交场上的红人。傲慢的贵族公子们唾弃这暴发户出身不正,不过就是在外经商碰了些好运气。

 

有哪个名门望族的公子会出去经商?不过就是没有继承权的破落户侥幸发了财罢了,没有领地也算不得贵族。他们说。

 

这风度翩翩的“暴发户”与扇不离手的精致小姐们讲起他在海上航行所遇到的的狂风暴雨,美国西部漫漫黄沙中的马背英雄②,东部的纽交所人满为患的股票交易③,阿拉斯加堆积成山的耀眼黄金④。

 

姑娘们捂着嘴听这难得一闻的奇遇,窃窃私语地讨论着她们从未见过的未知世界。

 

巴顿伯爵⑤把他介绍给父亲,父亲握住他的手,微笑着夸赞他年轻有为,是站在时代前端的勇者。

 

他谦虚笑到,与英国母亲这阶唟级唟分明的假唟民唟zhu不同,美国于他是个不论身份的乐土,只要怀揣着理想,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平等的。

 

巴顿伯爵适时引介,说他也是一个在法国革命浪潮掀起的金融风暴里幸存的淘金者。

 

不像克劳德⑥那样,他不怀好意的说。那贪婪的老鳄鱼亏的血本无归了。

 

贪婪也不见得是坏事呢。父亲看了麦克莱恩一眼。

 

我藏在父亲身后抓紧了他的衣角。此刻的麦克莱恩先生在我的脑海里化成了沐浴龙血,寻得宝藏的高地英雄Siegfried。

 

当然,My Lord。麦克莱恩先生说。

 

就算牛顿这样的人类天才也免不了可怜巴巴地说上一句就算找到了天体运行的轨道也计算不出人类的疯狂与贪婪呢。

 

啊,可怜的牛顿爵士,父亲笑道。被南海公司勒住了脖子。⑦

 

如果他的买价比别人更高,那是因为他站在了“巨人”肩膀上吧。⑧

 

您真是幽默。麦克莱恩先生说。

 

他突然用那对犀利的绿眸看向听的入迷的我,微笑起来。

 

我只是知道,在恐惧时贪婪,在贪婪时恐惧。⑨

 

 

——————————————————————

 

 

在回家的马车上我靠着哥哥的肩膀昏昏欲睡。

 

车窗外的伦敦塔在黑夜里像一只巨兽的利爪。百年之前,那让整个国家陷入南海骗局的财政大臣Robert Harley就在这绝望的监狱中孤独终老。

 

贪婪是好的。父亲这样说。

 

但贪婪让人盲从。

 

在贪婪时恐惧,在恐惧时贪婪。

 

这永远背道而驰的冷静就是掌控欲望的法则。

 

在人性掀起的狂潮里乘风破浪,这是何等有趣的游戏啊!

 

宅邸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精彩。

 

不需要再困囿于令人窒息的房子,独自踏上一趟未知的旅程,终点只有客死他乡或功成名就。

 

我或许得不到爵位,得不到封地,得不到财产,可至少我能拥有真正的自己。

 

那个贪婪的,嫉妒的,丑恶的,不甘的自己。

 

远离家庭的诱惑让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离家经商,这将是我唯一的出路。

 

 

 

 

①麦克莱恩:杜撰人名。(刺杀女王的凶手就叫这个名字,我就是恶趣味一下)

 

②马背英雄:指美国西部牛仔,是18至19世纪美国西部土地的开拓者,他们富有冒险和吃苦耐劳精神,因此被美国人称为"马背上的英雄"。

 

③纽交所:纽约证券交易全称,其起源可以追溯到1792年的《梧桐树协定》,1868年正式更名为纽约证券交易所。

 

④阿拉斯加堆积的黄金:指美国著名的淘金热。淘金热是美国西进运动的产物,美国18-19世纪的经济开发,农业扩张交通革命,工商业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⑤巴顿伯爵:就是马戏团里那个经常做慈善的老伯爵。

 

⑥克劳德:杜撰人名

 

⑦南海骗局:英国18世纪初著名的金融骗局。财政大臣为了缓解与西班牙的战争而欠下的债务而落入了这个垄断集团的圈套。各界人士纷纷将手中的政府债券置换成了南海公司股票,半年内股价从128英镑/股,飙升到1050英镑/股。南海公司虽然声称在南美有丰厚的收益,但因为和西班牙的海战,早就名存实亡,牛顿也曾购买该公司股票,然后不幸被深度套牢。

 

⑧站在巨人肩膀上:讽刺牛顿不太懂经济,又想再发横财,股票买价比别人还高。“站在巨人肩膀上”原本也不是什么自谦的说辞,是恶意讽刺莱布尼兹抄袭他的微积分理论(其实没有)。

 

⑨在恐惧时贪婪,在贪婪时恐惧:借用的巴菲特名言。是说在股市狂热时早退,在众人恐慌性杀跌时买入,逆向操作,跳出贪婪的陷阱。


评论 ( 9 )
热度 ( 132 )
  1. KatherinaKatherin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致力于喂胖自己的存粮号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