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夏】Our Life II

☆第一部走:这里

☆双恶魔,私设有

☆时间线在1905年左右

若有什么不会在战争的阴影下蒙尘,那便是贵族们肆意地挥霍和奢靡。

金色的穹顶上,摇曳着钻石光芒的水晶吊灯在四块券心中间开出晶莹的莲花。欢快的Waltz流淌在淑女们的足尖,脂粉散发出浓烈甜腻的香气,让站在厅门前的男孩忍不住抽了抽小巧的鼻子。

冷面的伯爵成了一只可爱的知更鸟儿,他带着白色丝绸长手套的手轻握着烫金的请柬。白色的长裙恰到好处的裹住了细瘦的身体,让男孩紧窄的腰身变得纤长,挺翘的臀部在织物的装点下划出一个妖娆的弧度。裙摆从男孩的大腿前侧张开,大朵的蕾丝镶住了裂口,将男孩露出的一截细白小腿衬出珍珠般的光泽。

男孩略扬起一边眉,带着轻佻地笑容向内张望着,樱桃色的口红在他唇上泛出诱人的光泽。他星蓝的眼眸中倒映着伴随《Waltz Of Flower》旋转的花之精灵们,如同恶犬潜伏着挑选自己的猎物。

他在到来之前已经吃下了四个灵魂,然而作为新生儿的饥饿感让他食髓知味。他精心打扮为一位性感优雅的淑女,然而这只是诱惑猎物的情色蜜糖,当时机成熟之时,这位看似柔弱的美人便会露出黑色的利爪和猩红的竖瞳。

踩着高跟鞋的伯爵踏入这独属于贵族的狂欢,他捏起一杯蜜色的香槟张望着物色第一个倒霉的猎物。

“你的裙子真是太可爱了!!!”

男孩转过身,一个看似与他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双手叠在胸前用羡慕的眼光娇声赞美他。她可爱的金色双马尾卷起圆润的波浪,碧绿的眼睛闪烁着欢喜。她粉色的长裙上缀着蕾丝的蝴蝶结,歪起的脑袋让她显得甜美而天真。

“利兹……?”男孩恍然道。

“你要吃个蛋糕吗?”女孩从长桌上抬起一碟黑森林蛋糕双手递给他,男孩接过来望着蛋糕上硕大的樱桃不禁有些发呆。

“谢谢你。”

他抬着蛋糕机械地吃着,眼角余光凝视着这个笑地甜美地女孩,他从她身上看到未婚妻的影子。往日的时光缠住了被时间遗忘的伯爵,他想起伊丽莎白欢快的笑声和凌厉的长剑。

那些曾经为他而停留的阳光已经毫无留恋地离开了。

“伊丽莎白已经快30岁了吧。”男孩望着那个金发的身影喃喃自语。“我也是。”

男孩漾起一个自嘲的笑意。他怎么会被过去束缚手脚呢?失去的东西,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已经变成了恶魔,恶魔是最无情的猎手。

即使有着和伊丽莎白相似的音容,他也绝不犹豫。

༺♔༻

男孩笨拙地行了一个礼,带着害羞的微笑和女孩交换了姓名,他们聊起了少女间永恒的话题——时下流行的首饰,衣帽,香水和鞋子。

这些不事生产的贵族依旧是无聊透顶啊,男孩暗想。

他突然上前握住女孩的手,白皙的脸颊凑近女孩的耳盼悄声说:“这里太无趣了,我们去玩捉迷藏吧。”

少女因为男孩吹在耳廓的气息而心里一跳,她面前的这位“淑女”看似好像害羞可爱,其实也有妖冶顽皮的一面,看着“她”嘴角难得的笑容,善良的姑娘无法拒绝。

༺♔༻

这栋宅子的西南角人迹罕至,不易受到打扰。男孩就在这里收获了他第五个战利品。

倒在地上的少女脸色灰白,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大,月光印在她曾经闪烁着碧绿色光芒的眼睛里,显得狰狞而可怖。男孩舔了舔他樱桃色的嘴唇,女孩比她递给他的黑森林蛋糕还要美味。

两个善良天真的女孩,两个像甜点一样可口的灵魂。

男孩餍足地抚摸了一下胃部。虽然他只有七分饱,但这对于今夜已经足够,他和女孩消失的够久了,再不离开恐怕就会引起骚动。

男孩打开窗户跃上大宅对面的屋顶,讨厌的高跟鞋差点崴了他的脚。男孩想起大宅里那个可恶的恶魔,气闷的甩掉了脚上的鞋子。

没了高跟鞋的小伯爵更加气恼的发现裙子长过了他的脚,男孩弯下腰粗暴的将长出来的裙摆撕扯下来,扔下屋顶。

伯爵就这样赤着脚,裹着不到膝盖的小短裙回到了本宅,原本白皙的脚上沾满了污泥,纤细的小腿上附着着一层黑色的灰尘。他看着自家一尘不染的大厅,毫不怜惜的将脏兮兮的脚踩在地毯上,留下一串黑色的脚印子。

倒霉的执事在伯爵一把火烧了洛克伍德家的时候便悻悻然回了大宅。粗心的执事不明白这讨厌的小魔鬼到底何时学会了独自狩猎。活了千年的恶魔今晚一直感到挫败,而他的挫败感还将继续下去。

“塞巴斯蒂安!”

听听!这烦人的小混蛋在这个点才回来,吃了一肚子的灵魂还要接着使唤他,男人毫无办法。

“打扰了,您叫我。”恶魔拧开了伯爵卧室的房门。

“!!!”

“您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请您稍等我给您准备洗澡!”

男孩赤着脚坐在自己的床上,浑身上下只有脸蛋还勉强干净,他灰扑扑的手撑在雪白的床单上,沾着土的裙子蹭脏了换洗干净的被子。而恶魔急切地进了浴室给他放水,以至于遗漏了一路沿着地毯四处散落的脏脚印。

男人不一会儿就准备齐全,将男孩破烂的短裙脱下,将他放入浴缸里。男孩惬意的枕在浴缸边,由男人从上到下给他梳洗。黑乎乎的小脚丫子伸出浴缸踩在执事肩头,留下一个泥水印。

男人挫败地掰开男孩的腿,捏住他的脚踝替他清洗。执事修长的大手可以一只手包住男孩的脚。他将手指伸进男孩的脚趾缝里前后摩擦,仔细清理缝隙里污泥,又捏住男孩的脚趾头挨个搓揉,痒地男孩直想缩腿。

“塞巴斯蒂安,过来。”男孩盯着男人缺乏笑意的扑克脸恶意顿生,他拉住执事的领带,将自己还没擦干净口红的嘴唇印在恶魔嘴上。

男孩张开嘴,伸出舌头挑弄着恶魔的薄唇,男孩的味道让男人一时失神,竟张开嘴回应起来。男孩扬起一个得逞的笑,他将舌头伸进男人嘴里,吸取男人的津液,又将自己的交换过去。

“!!!”恶魔突然睁大了眼,眼里燃烧着愤怒的猩红。

男孩笑着把男人推开,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嘲笑道:“甜吗?这是我今晚猎物的味道。”

男人阴沉着面孔不愿与主人搭话。

“比你找的那些老女人强多了吧。”男孩站起来俯视着依然半跪在浴缸边的执事。

“以后不用替我狩猎,更不许再把猎物带回家,这是我说的最后一次,明白了吗?”

“是。”

男人垂头应道。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140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