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

⊙Our Life 甜饼番外

⊙双恶魔,私设有

⊙第一次阅读可前往阅文指路

 

浪漫之都是巴黎的标签。哪怕是最没有浪漫细胞的实用主义者,也能在巴黎找到爱情。

黑发红眸的男人拖着拉杆箱,墨绿短发的男孩走在他身旁张望着这座陌生的城市。箱轮的闷响略过街道两旁的咖啡馆,爱意的甜香飘散出来,让小伯爵抽了抽鼻子。

男孩自认是个现实主义者,向来对人类所谓的“爱情”不屑一顾。“浪漫之都”这样华而不实的名字让他嗤之以鼻,只有商机才能拉动他的心。

近几年来Funtom从美国扩张到欧洲市场已经提上日程,男孩决定亲自来确认可行性。欧洲人的口味和美国大不相同,致力于生产与各国口味相匹配的个性化产品是公司利益的保证。

年长的恶魔默默跟随着主人的脚步,耐心等待男孩偶尔好奇地驻足。两个人的旅行机会难得,男人肆无忌惮地将两人的贴身衣物包裹在一起塞进了他身后的那只黑色行李箱。

 旅行前夜——

“塞巴斯蒂安!你就不能收两个箱子!”男孩靠在衣柜的一侧,看着男人在衣柜和行李箱之间来回忙碌。

“不用担心”,男人挂着一贯的笑容说到,“少爷的衣服虽然多,却足够小。”

“你说谁小?!!”男孩愤怒的踢了行李箱一脚,一些叠好的衣服振动着移了位。男孩惊讶的发现他的内衣裤也被和男人的混在了一起。

“喂!你……把那个分开放!”

“哦呀,少爷也会害羞吗?”

男人不怀好意地看着窘迫的男孩,忍不住凑上前偷了一个吻。

一触即分。

这对贪婪的恶魔幼崽来说可远远不够。

夏尔踮起脚尖,仰头环住男人的脖子,主动献上一个蔷薇味道的舌吻。黑色的指甲抓紧了男人的头发,窒息感侵袭着伯爵的神志,让他无力的陷入迷醉的眩晕。

在唇舌交战间小伯爵逐渐体力不支,踮着脚的姿势并不轻松,他的后腰无处着力,随着男人的力道后仰,被重重地压在了墙上。

黑发的恶魔发出一声得逞地轻笑,他顺势抬起男孩臀部,伯爵从善如流的抬起腿夹住他的腰,悬空的Kua部磨蹭着男人的炙热。

“嗯……”两人的唇一直没有分开,男孩发出一声满足的轻鼊吟,被啃咬得愈发艳丽的花瓣此刻被男人轻柔的含住,吸吮品尝。

男人的另一只手沿着男孩宽大的居家服下摆轻易地滑进内里,揉鼊捏他紧致的腰窝,男孩在这抚闏弄下放松下来,阖起了眼。

【明明是在收拾行李吧,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少爷,您在分心吗?”男人托着男孩小巧挺翘的臀部将他放在床上,折叠整齐的衣服原本正准备收进箱子,此刻却垫在男孩身下。随着恶魔规律又凶狠的动攺作揉成一团皱巴巴的破布。

生理性的泪水打湿了床单,yin觺糜的液体滴在了干净的衣服上。男孩在疲惫和满足中沉沉睡去,把剩下的烂摊子扔给了这个自作主张又效率低下的执事。

☪︎⋆。˚✩✯.:*:・’☆分隔线

  

行李被安置在事先订好的酒店里。为男孩沐浴过后,男人独子走进浴室,水流哗啦啦的砸在浴池里。穿着浴袍的伯爵毫无形象地在大床上翻滚了几下,他可不要就此休息,忍受男人整晚无聊的说教,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巴黎近在眼前的美食。或者,他更有可能被那只好觺色的忠犬扑在床上,哪儿也去不了。

门啪嗒一声关上,不安分的男孩独自溜走了。

巴黎的大街上有格式商铺,每个小店里都可能有数不尽的惊喜。这里是蜂蜜和糖果的聚居地,是奶油和巧克力的乌托邦,自然就是嗜甜的孩子的归属。

男孩挑了一家门面不大的甜品店,吧台后的甜品师还在忙碌着,烤箱里亮着温暖的橘黄色灯光,男孩爬上吧台的高脚凳。伸长脖子望进去,一个个圆形的熔岩蛋糕正随着时间和温度彭胀起来,Valrhona独特的香气钻进了男孩的鼻腔。

“这是曼特尼蜜橙巧克力?”男孩眯了眯眼睛。
甜品师惊讶地看着这位衣着考究的小客人。

“不错,您的嗅觉极其灵敏,很多人都无法体味克里奥罗可可豆的香气,您是个特例。”

烤箱“叮”的一声熄灭了灯,熔岩蛋糕可以出炉了。

“为了您难得的赏识,我请您吃一个吧。”热情的甜品师用墨绿的碟子乘上一只新鲜出炉的蛋糕,银色的甜品勺被细心的放在盘子上端到了男孩面前,男孩用勺轻轻一押,棕色的巧克力争先恐后的溢出黑色的外皮。

男孩坐在吧台上就着头顶暖色的光一勺一勺的舀着蛋糕,这是他久违的味道。这道著名的法式甜品也曾在百年前由身着燕尾服的执事恭敬地端到他的面前,蛋糕松软的黑色表皮下是Funtom黑巧克力的香甜味道。他贪婪地吞下了所有的巧克力熔岩,又抵住执事的阻止喝下了一杯热可可。

第二天,可怜的伯爵因为喉咙肿痛而遭受了高热的侵袭,半梦半醒间又不幸地听到了执事再也不会提供熔岩蛋糕的混蛋宣言。

男人一进门就看到自家主人坐在吧台前小口地用甜品勺品尝着黑色地巧克力熔岩,看到男人走进店门,男孩示威般地吃掉了最后一口,用挑衅地眼神看着男人猩红色的眼睛。

“啊,您是这个孩子的父亲吗?您的孩子有甜品师的独特天赋呢。”

又是“父亲”……

“您误会了,这是我弟弟,前几天病了一直不给他吃甜食,没想到竟然自己跑了出来,幸好您通情达理,感谢您的照顾。”

男人不给甜品师回答的机会,从高脚凳上一把抱起男孩,有些幼稚地将男孩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刚说谁是你弟弟!”

“您如果想吃,可以直接告诉我。”

主仆二人一同开口,一时竟陷入了沉默。

“明明是你说不再做熔岩蛋糕了。”男孩泄愤般的用下巴碾压男人的肩膀,幼嫩的手却搂紧了男人的背。

男人失笑,“您如今是恶魔了,自然不同往日。”

“那我回去还要喝热可可。”

“您放心,我已经准备妥当了。”

“还要加奶油!”

“都随您的意。”

男人抱着男孩的背影在巴黎街道上拖出长长地一条,街上嬉闹地孩童用圆润的法语互相呼喊着,两旁的小公寓里点着昏黄的灯光,晚餐的香气飘散出来,召唤着疲惫的爱人回家。

男孩将脸埋进恶魔的肩膀。

这是他的爱人,他在浪漫之都无需寻找爱情。

评论 ( 12 )
热度 ( 168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